加略山華人基督教會
Calvary Chapel Chinese Fellowship
Homepage 主頁
信仰宣言
Doctrinal Statement
信息
Sermons
主日信息
Sunday Message
心理輔導
Christian Counseling
團契
Fellowships
聖詩讚美
Praise Music
活動集錦
Activities
最新活動
Latest News
見證與分享
Testimonies
聯 絡
Contact Us
     
 

二十年心願的實現 / 何曉東

 

多少年來,我在各地做主的工作,每逢有人問起家父是否信主的時候,我總是痛苦地搖搖頭。我時常對人說,若是家父能夠信主,這實在是個很大的神跡。因為他的學問好,智慧高。早年官費出國,在美國芝加哥大學,拿到法學博士,全班第一 ,又拿到哥倫比亞大學的工科碩士。回國後,曾在東北中東鐵路局當地畝處處長。精通俄文。後來又在上海當律師,成為全上海,名律師中,五虎將之一。在為人方面來說,按一般人的標準,他算是很完全的。和他來往來的人,沒有不說他好的。在宗教信仰上,他一直是虔信佛教的。他尢其是相信濟公活佛,因為濟公是喜歡吃狗肉,所以他可以不必吃素了。這個濟公活佛,人為他設有乩壇。他可以藉著乩童 ,在沙盤上寫字,來回答人問他的問題。而且還能寫出拉丁文,希臘文,英文。那些乩童們,都是不識字的,決不會裝假。有一次在清晨三點鐘,他見到一個白鬍子老頭,在他床前,告訴他將來的事,結果都應驗了。因為家父學問好,智慧高,信佛教又信得很深,再加上固執成性,不容易改。所以要他信主,簡直比移山還難。他常對我說﹕「你信基督教,我不反對。但你不要勸我也信,我乃是一女不事二夫,永遠是不離開濟佛主的。他的自信心很強,要他承認自己是個罪人,也是不可能的。二十多年來,我一直是為家父禱告,但是卻沒有那麼大的信心。我甚至於還會那麼想,可能我父親是預定,不得救的吧?我在美國那段日子堙A每次去信勸他信耶穌,他就警告我,不要再談宗教了,免得傷父子的感情。但是神有祂一定的時間,祂決不會誤事的。自此以後,我雖然沒有再向他談起福音的事情,但是在禱告上,卻一點都不放鬆。不但自己禱告,也請很多人代禱。我曾在禱告中,向主求告過說﹕「主啊,家父既見到邪靈向他顯現過,最好你也向他顯現一次,好讓他分辨出來,你才是真神。」就在一九七二年的冬天。家父患有氣喘病,加上郵局的失誤 ,我有兩封的家信,沒有按時寄到。家父怕我有什麼意外,而一直在失眠。在那年聖誕節的前夕,他因為注射了過量的鎮定劑,而躺臥在床上,有一個白衣人出現在他的面前。那時候表姐來信給我,要我立刻回台灣去。我正打算要回去的時候,聖靈很清楚地告訴我說﹕「你不必回去,只要再寫信,勸你父親信耶穌。」我就寫了一封很長的信,內容是說﹕「爸爸,你因為收不到我的信而失眠。你所信的濟公活佛,也不能給你平安。趕快信耶穌,只有他才能賜給你平安。」這封信寄去之後,不久就接到他的回信,語氣要比以前,緩和得多了。我看見時機已到,一方面再去信勸勉,一方面去請寇世遠監督,和吳勇長老,探訪探他,向他傳福音。感謝主,他有一次患肺炎,住在「榮民總醫院」堙C有一位基督徒醫生,每天晚上,來病房和他一同讀經禱告,又送他一本新約聖經。出院後,我的表嫂,是「基督之家」的姐妹,就找一個機會,請寇世遠和他,一同在台北信義路的「中心餐廳」午餐。家父就問了寇監督很多的問題,寇監督就一一替他解答,使他很滿意。但是雖然是如此,他還是沒有表示要接受,也不肯受洗,因為捨不得丟棄他信了多年的濟公活佛 。那年的十二月,我在菲律賓工作了一個月。主要我這一次回來,帶領家父信主。當時我認為時候還沒有到,因為寇監督和他談了那麼久,他都沒有信,我回來還有什麼用?我卻不知道,神對於像家父這類人的工作,不是一下子就作成的。而是一步步累積下來的,到了最後,才是水到洰成的。當我到台灣的第三天,就被一輛機撞倒,右手跌斷。必須留在家堶袛i,外面聚會都不能去領。於是我就借這機會,天天和家父談道。果然看到聖靈大大地作工。因為他是個法律學家,我就用“法”作為題目,和他談道。我告訴他﹕「地有地法,天有天法。你在地法上固然是完全的,可是在天法上面卻並不完全。在天法上,不良的思想,恨人,罵人,自私,驕傲,等全都是罪。這一句話竟開了他的心門,他才知道自己也是個罪人,需要主耶穌的救恩。從那一天起,他就完全改變過來了。把佛教的書完全丟掉,天天讀經禱告。我也天天解經給他聽,他每一句話,每一個字都聽進去了,並且還向他的學生們傳道。後來我就安排他在「基督之家」由寇世遠替他施洗。在施洗之前,他還作了半小時之久的見證。感謝主,二十年來的禱告,並沒有落空,這實在是一個很大的神跡。親愛的弟兄姐妹們,你們有不信的父母,兄弟姐妹,和丈夫妻子嗎?不要灰心,一直不斷地為他們禱告。總有那麼一天,他們一定會相信的。

 

 

何曉東作家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