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略山華人基督教會
Calvary Chapel Chinese Fellowship
Homepage 主頁
信仰宣言
Doctrinal Statement
信息
Sermons
主日信息
Sunday Message
心理輔導
Christian Counseling
團契
Fellowships
聖詩讚美
Praise Music
活動集錦
Activities
最新活動
Latest News
見證與分享
Testimonies
聯 絡
Contact Us
     
 

孔孟古聖都是信神的 / 何曉東

 

中国的古代先聖孔子和孟子都是信神的人,他们是以“天”来稱呼神的,他们並不是拜偶像。不但是孔子和孟子,連堯,舜,禹,湯,文,武,也都是信神的。孔子在“論語”上说﹕「大禹王自己的飲食很简单,但祭神所用的祭品,却極豐美。自己穿的衣服很粗劣,而祭用的礼服却很華美。」他又说,人有不義的地方,只能敬拜神,却不敢去親近神。這堨L是用“鬼神”兩個字,“鬼神”只不過是”天“的代名辭而已,並不是那佛道教所講的“鬼”,那是代表邪靈的。他又说﹕「天上真神不说什麽,只是照着祂的旨意行。所以四季運行,百物兹生。」他相信這世界万物都是神所創造的。他说﹕「堯曾对舜说,“现在天命的運數在你身上,你要存心信實,守住大中至正的道理。如果四海的百姓,都困苦贫窮,那你當国君的福便永遠结束了“。」後来舜讓位给禹,也是用這样的话来告戒大禹的。商湯起兵伐桀,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他说,「我小子履,敢用黑牛来當祭品!」孔子在這歷史上说明,夏桀做王时,用黑牛来昨祭品,是犯了大罪。當时在中国,黑牛指的是水牛,水牛是用来耕田的,必须用黄牛。這证明中国古代君王的献祭,並不是随随便便的,而有一定的规定。有点像利未记中,神对以色列人献祭的规定一樣。中国古代,任命国君的是神,献祭规定的也是神。孔子又说,不知天命的人,不能成为君子。他又说﹕「上天所赋予人的禀赋,叫作本性。循着本性去做,就叫作行道。道的本身原是出天命,而不可变更的。是存在我们自身,不可分离的。」这正是出自羅馬書2﹕14-15「没有律法的外邦人,若顺着本性,行律法上的事,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。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的心堙C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,並且他们的思念互相较量,或以为是,或以为非。」孔子又说﹕「道恐怕终将不能实行了。」这道所指的是天道,不是人道,因為孔子说連他自己都行不出来的。他還说﹕「天下什麽事都能做到,只是中庸的道理,却是不能做到的。」這正是羅馬書3﹕20所说的「凡有血氣的,没有一个,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,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。」在有關神這方面,他又说﹕「神真是大極了!看他無形,聽祂無聲。但祂確為萬物的本体,而且也是万物所不可缺少的。祂能使天下的人,都齋戒清潔,穿着整潔的衣冠,来奉承祭祀。好像到處都充满着,洋洋流動的靈氣,像在自己的左右。诗经上说﹕”神的降临,是不能预先测度的。又何况人怎能对他,厭烦不敬呢?天地造化,本是隐微的,卻又這样明顯。這是因为祂真實無妄,所以才能如此明顯,不可掩藏啊!」孔子信神也祈祷的,他在病重的时候,对他的门徒子路说﹕「我祈祷已经很久了。」他是相信天的的確確就是神,南子是衛靈公的夫人,有淫行。她要见孔子,孔子不得已,去见她。子路就很不高兴,孔子並没有和他说好说歹,只对他说﹕「我的行为如有不合理的,上天會棄绝我。」孔子对道也很渴慕,他说﹕「早上聽见道,晚上死都可以了。」他所说的是天道,不是人道。因为他是行人道的,天道没有人能行。孟子是亞聖,他也是属於儒家的,也是信神的。他说﹕「雖有恶人,齋戒沐浴,就可以事奉上帝。」中文聖經最早的译本,将神译为上帝,是從孟子書上来的。孟子预言将来主耶稣诞生,为世人赎罪,恶人靠他的宝血潔净了,就可以事奉上帝。孟子见不了鲁平公,他对他的门徒樂正子说﹕「我见不了鲁平公,是天意。」他的门徒万章问他說﹕「堯把天下讓於舜,有没有這回事?」孟子说﹕「没有,天下是不能随便讓给人的。」万章又问他﹕「那麽舜得到王位,是谁给他的呢?」孟子就回答说是天给他的。万章又问﹕「天说是要他继承王位的吗?」孟子说﹕「不,天是不说话的,是以事實来证明。」他是说,是以舜的德性与行事,来暗示出来的。堯推薦舜给上帝,而上帝接纳他,讓他主持祭祀,總理政事,都办得很妥善,百姓也都安心信服,孟子相信那天上的真神有绝对的大权的。孟子又说,上帝要重用一个人,必须要给他种种的熬炼。孟子的话也有些预言的性質,他说按照中国上古时代的歷史,每隔五百年,一定會有一个聖王兴起的。可是在孟子死後,一直到今天,也没有看见有一个聖王兴起过。我曾聽到有一个傳道人這麼說,孟子的话语堙A可能無意中预言了救主耶稣基督的降生。他乃是万王之王,万主之主。孟子的年代是在西元前三九九年左右,东周安王时代。而耶稣傳講神的道,是在主後三十三年,東漢光武帝建武三年左右,两者之间,将近有五百年的时间。孟子講到祭祀,湯与葛都是夏代的诸候,诸候是有责任要祭天的。而葛却不祭天,汤就差人去问他,为何不祭天?這证明當时的诸候,把祭天都看作是一件大事情。葛说因为没有犧牲(祭品),湯就差人送牛羊去。祭品是牛羊,没有用猪和其他不潔净的牲畜,还有米,因為中國是產米的。有点像利未记的燔祭和素祭。從這些看来,孔子和孟子以及中国古代的先聖都是相信神的。北京有一个“天壇”,就是古代祭天的的地方,堶没有偶像,什麽都没有。到了佛道教来了之後,中国才由祭天而改变成拜偶像的。至於说到祭祖,目前的祭祖,只是個人祭自己的祖先。古代的祭祖则不然,他们是祭那原始人類的祖先,不是亞當而是這位真神。因为人是神所創造的。中國古代所講的“聖”字,與聖經的意義是一樣的,都是與神有關係。中國古代的“聖”,乃是“替天行道”。堯,舜,禹,湯,文,武,及孔孟,都被稱之為“聖賢”他們也都是與神有關係的。由堯,舜,禹,王為都是禪讓的。他們都是先祈之與“天”,然後才傳位與後者,那時天下太平。後來全國鬧水甾,舜就用禹來治水,治成功了,才順天命,讓位給禹。可是到了禹之後,“禪讓”就改位“世襲”,由兒子來承繼,不是由天來決定。毛病就出來了,傳到了夏桀,就不行天道,藐視祭祀。神就興起了湯來放走了桀,以商朝來代替夏朝。但是他們不用禪讓的方法,由天來主持,仍用那世襲的方法,由子孫來繼承。結果到了紂為王時,就荒淫無道。天就興起武王來伐紂,以周朝代替了商朝。可是武王以後,下面的子孫沒有一個是替天行道的人,天下就大亂了,到了春秋戰國的時代。但是神卻興起了孔夫子,和孟子,這樣的聖人,以言論思想來替天行道,他們都是相信神的人。到後來他們死了之後,中國歷史上就不再有什麼聖人了。因為那諸子百家如那楊朱,墨翟,荀卿,韓非子,老子,莊子等,他們都不相信“天”的。甚至還有人說﹕「聖人不死,大盜不止。」的也有。

 

 

何曉東作家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