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略山華人基督教會
Calvary Chapel Chinese Fellowship
Homepage 主頁
信仰宣言
Doctrinal Statement
信息
Sermons
主日信息
Sunday Message
心理輔導
Christian Counseling
團契
Fellowships
聖詩讚美
Praise Music
活動集錦
Activities
最新活動
Latest News
見證與分享
Testimonies
聯 絡
Contact Us
     
 

我為以色列禱告 - 何曉東

 

詩篇 122:6-9:"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! 耶路撒冷啊,愛你的人必然興旺!願 你城中平安!願你宮內興旺!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緣故,我要說:願平安在你中間!因耶和華-我們上帝殿的緣故,我要為你求福!"

 

環遊世界

 

大約是在一九六七年的五月,因為在美國的居留問題,移民局已趕了我三次,要我離境。那時我在做洗印五彩像片的工作,請不到永久居留。我已開始在帶職事奉,常去中國教會和查經班講道。因為我不是神學院畢業,沒有教會肯請我去當牧師,就決定回台灣去全時間傳道。但是出國這一次也不容易,就打算去週遊幾個國家,我一共去了英國,法國,德國,荷蘭,奧地理,瑞士,西班牙,義大利,希臘,下一站就是中東,這是我最想要去的的地方,因為我很久就想一遊聖地。第一個國家就是黎巴嫩,是個亞拉伯的國家。

 

中東戰火前夕

 

在這個之前,我在報紙上就看到中東戰火的消息,但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了。自從以色列復國以來,中東的戰火,一直就沒有停過。不過大的戰爭只有兩次,其他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衝突。可是這次卻不同了,聯合國卻多次都解決不了。埃及的總統納瑟,得到所有亞拉伯國家的擁護,及蘇聯,中共,各共產國家的支持,要向以色列國發動戰爭。他向以色列所提出來的和平條件,都是以色列所無法接受的。最主要的就是要封閉西迺半島的阿克巴灣,是以色列唯一南部出海口。這下子非要以色列攤牌不可了,在納瑟看來,亞拉伯的國家是贏定了的。至少蘇聯是他們最大的王牌,美國人都怕打仗,決不會為以色列這麼一個小國,再來一次第三次世界大戰的。在黎巴嫩的遊覽車上,那個導遊,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,說﹕“納瑟萬歲!那麼多的國家都站在我們這一邊。”對那些的美國遊客們說﹕”只有你們美國人是站在以色列的那一邊的。“

 

中國人和基督徒不排猷

 

全世界幾乎沒有一個國家是不排猷的,可是在歷史上卻沒有中國人排猷的事實。在世界各地紛紛排猷的時候,有一些的猷太人來到中國的河南,做生意賺大錢,有的做大官。他們在開封有猷太會堂,在其他各國寄居的猷太人,沒有一個不思念他們的故鄉而想回去的,因為他們受當地的人逼迫太苦了。只有在中國的猷太人,個個都樂而忘返,很多都被中國人同化了。他們的猷太會堂,今天只剩下兩塊石碑。就是在今天,河南還有一些的猷太人居住,中國各地也都有。在二次世界大戰時,德國納粹希特勒屠殺猷太人,有一艘船載滿了猷太難民,走遍全世界,沒有一個國家肯接待他們上岸。只有到了中國的上海,才有人接他們上岸。中國教會的趙世光牧師,還有全國各地的基督徒,因為他們是神的選民,神眼目中的瞳仁,在上海的虹口讓房子給他們住,送食物和衣服給他們。並向他們傳耶穌是基督。

 

在耶路撒冷

 

在一九六七年,耶路撒冷還是分兩部份。老的耶路撒冷,是在約但手中。很多聖經上的歷史勝地,多半都在那堙C新的耶路撒冷,包括錫安山,大衛王的墓。我們要先到約但的首都阿曼的机場,再由旅行車,送我門去耶路撒冷。在等候旅行車的時候,我就和那個導遊閒聊。他的名叫約瑟。我奇怪,他是個亞拉伯人為河取一個猷太人名字?就問他時局。他對我說﹕“你看阿克巴灣,右邊是沙地亞拉伯,左邊是埃及。以色列只有那麼一個出海口,我們是有權關閉的。我們要把這些猷太人趕出巴勒斯坦,讓那些英國人,法國人,德國人去照顧他們,這地方原是我們的。聽了他的話,我心中的壓力就很大。按現實的環經看起來,這是百分之八十可能的。那時候我的信心還是很小。創世記神對亞伯拉罕的話,都變成了歷史,勝不了那物質文明的今天。基甸那三百人打敗那上萬的米甸人神跡,還能出現在今天嗎?我就不得不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聯合國上,他們能制止這場的戰爭。在耶路撒冷,我住在西乃旅店,天天和旅行團出去,遊歷城中的名勝古跡,但是我的心,一直是很沉重,一點趣味都沒有,心堣@直是惦記著以色列。以色列的前途,和我的前途是連在一起的,以色列完了我也完了,還傳什麼道呢?旅店牆上有一張耶路撒冷的的地圖,上面以色列地帶是空的,印著“被佔領地區”。

 

進入以色列

 

以色列和約但的地區,只隔了一個無人地帶。亞拉伯的工人,將我的行李搬到地帶的當中,對我說“對不起,我只能送你到這堣F。“我給了他二角五分錢的小費。對面以色列就來一個工人,把我的行李搬過去。一進入了以色列,就好像進入一個人種混合的國家,有的是純白人,有的是棕色,有的是皮色發黑,各樣的人都有。原來猷太人是只許娶外邦人的女子,不許女子嫁外邦人的。因此多年來,就有不少的外邦人的血統。以色列全國是戰雲密布,孩子們都在店舖櫥窗上貼紙條,以防炸彈來了,櫥窗碎玻璃片會傷人的。學校提早放學,出租車的司机,都義務送孩子們回家。我僱了一輛出租車,也送了幾個小孩子回去。出租車司机是個白種人,他過去是捷克的猷太人,如今葉落歸根。他帶我去遊錫安山,大衛王的墓。我問起他的局勢。他說﹕“太晚了,戰爭是非打不可的了。納瑟是他們的上帝,所有亞拉巴人都是聽他的。”他很有把握地說﹕“打敗亞拉伯人是沒有問題的,只怕蘇聯會插手。亞拉伯人不要看他們人多,都是一盤散沙。“後來我參加旅行團,去加利利。看猶太人的士氣都很旺盛,沒有一點懼怕的樣子。也沒有一個人是感到國難臨頭,而我卻為他們急得個半死。我又問他們,有關那巴勒斯坦,那二百萬難民的事。他們就對我說﹕”他們原是和我們在一起的。但是戰爭起來,他們紛紛都逃出去。證明是他們與我們為敵,戰爭過後,我們就不能再讓他們回來了。“

 

我為以色列人禱告

 

在加利利,我們去過耶穌的故鄉拿撒勒,晚上就住在加利利海邊山頭上的一家旅社堙C在那個山頭上,前面是加利利海,對面是敘利亞的戈蘭高原。風景幽美。晚上八點鐘,人都回旅社去休息了,就我一個人留在山頭上。四圍沒有一個人,我忽然有一個感動,要為以色列人禱告。不但是禱告,而且還要大聲地禱告。反正是沒有一個人,不會有人以為我是在發狂。於是我就佔在山頭上,用我最大的聲音,聲淚俱下,我說﹕“主啊!這地方是當初你應許賜給亞伯拉罕的兒子以撒的,不是以實馬利的後代。以色列的百姓得罪了你,你就使他們亡國二千多年,並應許他們還要復國,回到原來的地方。現在時候到了,你已使他們復國。如今他們的仇敵強盛了,要聯合起兵攻擊他們,把他們從這個地方趕走,你難道就不管了嗎?求你把士師記時代的神跡再施行一次。你是過去現在和將來,永遠不改變的。如果以色列,真的被趕走了,我的道也不能傳了!我就這麼大聲地哭叫,反正也沒有人聽見。我叫累了就會到房堨h,我的室友都已經睡了。我就在燈下,打開聖經。隨手一翻,就翻到撒迦利亞書9﹕11-16“錫安哪我因與你立約的血,將你中間被擄而囚的人,從無水坑中釋放出來。你們被囚而有指望的人,都要轉回保障。我今日說明,我必加倍賜福給你們。猷大作上弦的弓,我那以法蓮為張弓的箭,錫安哪,我要激發你的眾子,攻擊希臘的眾子,使你如勇士的刀,耶和華必顯現在他們以上。他們的箭必射出像閃電。主耶和華必吹角乘南方的旋風而行。萬軍之耶和華,必保護他們。他們必吞滅仇敵。當那日耶和華,他們的神,必看祂的民如群羊,拯救他們。因為他們必像冠冕上的寶石,高舉在祂的地以上。”又有聲音對我說﹕“你放心,我不會讓亞拉伯人成功的。過去神對我說話,從來就沒有這麼清處過的。我就平平安安一覺睡到天亮。

 

傳好信息

 

第二天,我出去,見到猷太人就說﹕“你們不要怕,不要說是蘇聯,就是全世界的人,也沒有辦法趕你們走,因為你們是神的選民。我又和幾個以色列的士兵合照了一張像,說﹕“你們是耶和華的軍隊。”

 

六日戰爭

 

一九六七年的某一天,天還沒有亮的時候,有一百架以色列由法國買的“幽靈式”的戰鬥机。悄悄的由以色列起飛,飛得很低。越過雷達網,突入埃及的空軍机場,將停在那媊玻p援助的米格机,全部摧毀個乾乾淨淨。使得埃及的空軍,沒有一架可以上來應戰。這就是那“六日戰爭的開始。在陸地上,三百多輛埃及蘇輛坦克,由西到東,一百輛的以色列的坦克由東到西。埃及的坦克,有一隊走迷了路。在戰場上相遇時,以色列是背向著太陽光,埃及是面對著太陽光。那天太陽光特別強大,使埃及的坦克駕駛員,什麼也看不見。結果坦克都被以色列消滅掉。以軍就乘勝,佔領了整個的西柰半島,打通了阿克巴灣,並向蘇彝士運河進軍,開羅危急。東部的以軍,大破約但的軍隊,約軍死了一萬多人,以軍佔領了約但河以西的的地方,包括那舊的耶路撒冷。以色列人就說﹕“這次我們奪回了我們的首都耶路撒冷,我們永遠不會再離開了!“北方以軍又大敗敘利亞的軍隊,佔領了戈蘭高原。並進軍大馬色。在亞拉伯方面,除了埃及,約但,和敘利亞三國在苦戰以外。沙地亞拉伯出十二萬兵,又說這是聖戰,陣亡的人,可以直接去天堂。伊拉克也出了一萬兵,但當三國正危急的時候,他們卻在袖手旁觀。神也很奇妙,因為戰爭若一直繼續下去的話,對以色列還是不利的。聯合國就出來調停了,戰爭只進行了一個星期。以色列得到了很多的土地,最寶貴的就是那舊的耶路撒冷。這是在兩千多年前,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,攻陷耶路撒冷後,現在才恢復成為以色列的國都的。至於蘇聯,他們除了補回埃及那損失了的二百架米格机以外,其他什麼也沒有做。

 

納瑟的結局

 

那個聲稱要消滅以色列的埃及總理的納瑟,也終於宣告辭職下台了。他的辭職下台書上是說﹕“敵人勢力多我們好幾倍,一定是有英美人幫助。“他的結局是心臟病死亡。其實他所說的話也並不是沒有理由,在這次的以阿戰爭中,是有很多的舊約堛滲姜顑_事發生。有一次有多數的埃及人向少數的以色列人投降。以色列人就問他們。﹕”你們那麼多的人。怎麼向我們少數的人投降呢?“他們就說﹕“你們滿山遍野都是人!”這就是舊約時代的神跡,也會發生在今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