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略山華人基督教會
Calvary Chapel Chinese Fellowship
Homepage 主頁
信仰宣言
Doctrinal Statement
信息
Sermons
主日信息
Sunday Message
心理輔導
Christian Counseling
團契
Fellowships
聖詩讚美
Praise Music
活動集錦
Activities
最新活動
Latest News
見證與分享
Testimonies
聯 絡
Contact Us
     
 

數算主恩 - 李艷金

 

詩篇 34:4-9:"我曾尋求耶和華,他就應允我,救我脫離了一切的恐懼。 凡仰望他的,便有光榮; 他們的臉必不蒙羞。我這困苦人呼求,耶和華便垂聽, 救我脫離一切患難。 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圍安營,搭救他們。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,便知道他是美善;投靠他的人有福了! 耶和華的聖民哪,你們當敬畏他,因敬畏他的一無所缺。"

 

家庭的信仰

 

我生長在台灣南部的高雄,從小一家人都是拜祖先,關公,偶像的。少有機會接觸到基督教,父母在這方面是很傳統保守的。我記得小時候,有些外國宣教士,向我傳教,我一點也不懂,也沒有感動。我在一九九七年,來美國讀書。出國時,父母為我準備很多符咒,給我護身,防備外國鬼靈侵襲。這些東西, 都非常美麗可愛。另外我還有佛像,和觀世音的像等。雖然我沒有將這些東西拿出來展覽,卻把它們珍藏起來。到加州讀書,沒有多久,就認識了後來成為 我丈夫的張之亮。

 

進入禮拜堂

 

他在讀高中的時候,就已受洗成為基督徒了。認識他之後,星期天,就常帶我一起去禮拜堂。當我第一次聽到教堂的詩歌,心堳傮P動。每個星期天歌去聽音樂,對我心靈上是很不錯的。可是牧師所講的道,我卻完全聽不進去。和他交往的 六年裡,他常常向我傳道,我卻難以接受。我看到他身上的一些缺點,就很難接受他的信仰。

 

聖靈的感動和結婚

 

每次在唱詩歌的時候,心靈中會有股力量,心堶捧|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。總之過去心靈中有一個缺口,都被補足了。所以我越來越喜歡唱詩歌,聖靈藉著我所唱出來的詩歌,柔軟我的心。我記得在第五年的時候,很多詩歌都是英文的。有一次,我正在高聲唱的時候,聖靈就進入我堶情A我不住的流淚。那時候我感到一股神的力量,觸摸了我。我過去和我丈夫爭論主要的原因是,我看不到神,也摸不著神。我一定要自己感受到,才能接受。我感覺到神和我接近不是藉著講道,而是藉著詩歌,我心慢慢軟化了。認識六年後, 我們就結婚了。婚後我們來到科洛那買房子定居。這是一個新開發的地方,因為買房子要貸款。就透過一些同事,遇到了“加略山華人基督教會”堣@位董隸萼姐妹,她是辦貸款的,是個中國人,邀我們去西科維那“加略山華人基督教會”聚會。這是我們第一次參加中國人的教會。

 

加略山華人基督教會

 

我第一次去時,感覺上很特別。這是個華人教會,一切都中國化。由黃奇光,和黃奇豐,兄弟兩位牧師負責。一個負責中文,一個負責英文。會友不是年老的,就是年幼的那一代,看不到我們年輕的這一代,和我們過去的美國教會不一樣。可是因為所講的是中文,我才第一次能把道聽進去。如今才發現神的話,是那麼的寶貴,使我受益不淺。丈夫就說﹕“那好啊!我們以後可以常常去了。”我們就一個月兩次去加略山教會,兩次去美國教會。

 

接受洗禮

 

在加略山教會,我向牧師要求受洗。黃奇光牧師,替我施洗。一年後,覺得這個教會,是借用美國人的會堂,寄人籬下,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。遇到聖誕節,復活節,和感恩節,都不能在那婸E會,因為他們自己要用。所以牧師一直盼望,我們能有一個自己的地方。我私下希望能離家近一點。

 

建堂

 

我和丈夫一起同心禱告,求主在離我們家不遠的地方,給我們一個屬於自己聚會的地方。只過了一年多的時間,神就是這麼奇妙的讓我們買下了奇諾這個地方,教會就搬過來了。我和丈夫都很高興,原來開車要四十五分鐘,現在只要二十五分鐘。黃奇豐牧師一家,也搬過來了,成為我們的鄰居,我們走路都可以到他家,可以說是雙喜臨門。

 

鬼靈侵襲

 

可是那個時期,我想自己設計後院,希望趕快完成,心媟P到很急燥。總覺得凡事都不順利,夫妻二人時常口角。我受洗之後每星期四都參加查經班,可是那段日子堙A我都沒有去了。我請牧師的母親,陳傳音老牧師,常來我家為我禱告,也許會對我有所幫助。二零零五年的六月二十三日的那個晚上,大概是夜堣C八點鐘的時候,丈夫在樓上洗浴。那時我在煮東西,剛煮了一半,就覺得很疲乏,靠在沙發上,半睡半醒地休息一下。我只是昏昏沉沉地並沒有完全睡著。從沙發的角度上,看到後院埵酗@個影子,從牆那邊走進來,坐在我的旁邊,一直不停地和我講話。他的聲音變來變去,有時會變成我母親的聲音,我當時非常害怕。因為我從小就很敏感,以前我也有過類似的經歷,但二十年後的今天,竟會那麼清楚地重現!我一直想要叫,就是叫不出來。它就一直在我旁邊,講些古古怪怪的話。我一直在叫,丈夫他也聽不到。我神志清楚,並不是在做夢。掙扎了半個小時,才掙脫出來。那個邪靈也就不見了。我感到很害怕,趕快上去找我丈夫。丈夫看我面色蒼白,就問我是怎麼回事。我告訴他,他也很擔心就說﹕我們打電話跟牧師講一下。黃牧師聽我這麼說之後,就問我﹕“你家有沒有藏一些不乾淨的東西,比方說佛教,道教等的偶像,符咒一類的東西?”我說有。這一類的東西太多了。他叫我將這些東西都整理出來,他隔天會來我家,做那潔淨的工作。後來牧師來我家,幫助我把那些出國前,母親送我的符咒,和哥哥送我的佛像一類的東西,全都拿出來。丈夫驚訝的說﹕“你怎麼會有這些東西呀?”我說﹕都是媽媽和哥哥給我的記念品呀,我捨不得丟掉,但也沒有擺出來。牧師說他看到這些東西時,身體也有寒冷的感覺。

 

兩個丈夫出現

 

我們睡了,大概不到一個小時,我突然又感到身體不舒服,把眼睛睜開。我看到我的丈夫站在窗戶旁邊,就很詫意,他怎麼會到窗子那邊去呢?再轉頭看看我的身邊,丈夫不是好好地睡在旁邊嗎?怎麼會一下子出現了兩個丈夫呢?在看看窗前的那個丈夫,和我旁邊的丈夫,是一模一樣的。但一個卻是臉上發出亮光,凶狠狠的朝著我看。我心中大大地驚怕起來,就大叫起來,這兩個那一個是你呀?丈夫也馬上醒過來了抓住我的手說﹕睡在你旁邊的才是真正的我。但是他卻看不見另外的他。我就問,不然怎麼會有兩個你呢?”,他就叫我不要怕,但我實在是怕得很,把被子往頭上蓋,丈夫一直安慰我,說他沒有看到什麼東西。我們馬上將電燈全部打開。這些就全不見了。丈夫看到我面色非常蒼白,把我扶起來,發現我的眼睛也泛白。當時我很疲乏,很想睡。他馬上到樓下去,打電話請牧師過來,已經是清晨一點多鐘了。他把我抱到樓下去,牧師和我通話時,問我能不能講話?我說可以。他就說﹕“這個靈是很凶的“ 因他接到我電話時,他的嘴也像被封住一樣,張不開來。於是他念一句我也念一句,禱告一完,我冰冷的身體就開始暖和起來。牧師說他一定要過來一下 。牧師來了之後,就交代把所有的電燈關掉。我們就跪下來一起禱告,可是當牧站起來的時候,我突然又變得萎縻不振,像要睡著的樣子,身體忽冷忽熱。牧師和我丈夫二人都按手在我身上,一起為我禱告。我有時候感覺到有點暖和,有時候又沒有。等到我神智比較清楚的時侯,已過了一兩個小時。牧師就問我﹕“你能開口和我一起禱告嗎?”我說可以,我一開口,身體就暖和起來。可是我一下子會感覺到有意識,一下子又像沒有意識。大概又過了兩三個小時,我才慢慢地又清醒了。他就叫我丈夫將那些符咒,偶像一類的東西,都交給他。他要把它們都帶走。可是當我上樓把那一袋的東西,都取下來的時侯,我看了這些東西,竟大哭起來。其實對我來說,是沒有什麼好哭的。平時我根本就沒有去注意過它們。可是我哭是我所不能控制的,一直哭,一直哭。就如同喪父母一樣,全身用了好多的力氣在掙扎。牧師就一直按手為我禱告,趕走這些邪靈。掙扎了大約半個小時,牧師把這些東西都拿到外面去,丟進垃圾桶。這時已是清晨三點鐘了。我覺得身體暖和起來,頭腦清醒了。牧師要我好好地睡覺,隔天要為主作見證。我們回到房堙A小睡了一兩個小時。睡得非常安穩。早上起來,有那全新的的感覺。第二天是主日,我就在台上為主作見證。

 

孩子的見證

 

我和丈夫結婚四年後才有孩子,但是在懷孕過程中,卻是很辛苦。既不能開車,也不能走路。每五分鐘就要嘔吐一次,連血都會吐出來。醫生也找不出原因,可能是個人的體質。後來驗血,驗出來孩子不健全,患有“唐氏症”,染色體有缺陷,孩子可能會成為低能兒。醫生要我做羊膜穿刺,進一步檢驗。但這種檢驗對胎兒有極大風險,我不願我兒遭受一點丁傷害。醫生也警告我,若我拒絕做,孩子生下來不幸真患有唐氏症,則不能得到政府任何補助。在美國人的醫院,他們都主張把孩子拿掉,否則會害他一輩子。但我實在做不下去,因為他是我們生命的延續,而且孩子是神託付我們的產業,我們豈敢做神不喜悅的事。我們把我們的痛苦,去和牧師說。牧師就問我們﹕“你們願意不願意,把這一切都交託給神?因為唯有神才是掌管一切的,但是你們要有信心”。我們就將這件事放在禱告中,也向神說,我當擔不起養育一個身體不健全孩子的重任。請賜我們一個身體健康,心靈健全的孩子。臨盆 時,嬰兒的身體很大,頭更是不成比例的大。醫生建議剖腹生產但我想先試試自然生產,前後花了將近二十個小時,孩子才生出來。感謝主,醫生把他抱出來時,丈夫就在一邊看一邊說﹕“孩子看上去是那麼的健康!”醫生也說﹕你的孩子是個健康的孩子,真是神的恩典!我的胎盤一出來,醫生就說,胎盤是個特殊胎盤,不好的胎盤。正常的胎盤,艩帶是連在胎盤正中間的。而我的孩子,艩帶卻是在胎盤的旁邊,基本上是吸收不了養份的。胎兒就會在母腹中失去生命,母親就會大量地流血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母子二人居然都平安無事,這是神的憐憫,也是祂的恩典,垂聽我們的禱告。孩子是個完全健康健全的孩子,與過去的報告,完全不一樣,醫生甚至將我的胎盤,拿去作實驗。

 

歷經風險

 

孩子一歲時,經常會發高燒,必須去看醫生才能了事。這次他是中耳發炎,特別嚴重。我想看過醫生,應該是沒有問題的。當我去藥房取藥的時候,我突然感到孩子身上又在發燒,有點擔心。馬上停車喂他喝點藥,就要開車回家。當我正準備要開車的時候,從後視鏡發現,孩子的情況不對,他竟在翻白眼,口吐白沫,我嚇得馬上在快車道旁停車,抱著孩子大叫。誰給我打九一一?真是奇妙,神立刻安排一位天使來。路邊的一位先生,馬上拿起手機幫忙打電話。過沒多久,又有一位美國女士跑過來,說她是個護士,趕快把孩子抱在手上,孩子發高燒,全身都在抽筋。我整個人已經跪倒在地上。救護車來了,把孩子帶到醫院去急診。他的體溫已超過一百零四度。感謝主,神讓我經歷到另一次的奇蹟。孩子並沒有因這次的高燒,引起任何後遺症。現在他已經四歲了,每次看到他,就是看到了神的恩典。